全部
  • (261)

颂圣文化是中国人的神经病

颂圣文化是中国人的神经病 谢无愿 日前浏览江北闲叟先生所转资中筠先生《警惕“颂圣文化”》一文,觉得这位可敬的知识分子毕竟独具只眼,以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事实为镜,确实点中了现实的某些穴道−−−两千年流传

  • 4585
  • 10
  • 439
  • 0
2014.12.03 12:17

为曹思源先生念一声"阿弥陀佛"

为曹思源先生念一声“阿弥陀佛”谢无愿听闻曹思源先生逝世,笔者郁闷之余,特地打开国内几大门户网站的新闻版面,发现对于这位曾在改革开放前期有重大理论贡献、而近年极力为宪政民主鼓与呼的人物之死,没有半点该方

  • 440
  • 0
  • 15
  • 0
2014.11.30 12:28

香港“动物变形记”

香港“动物变形记”谢无愿对于像笔者这种此前在职业上与香港有关、此后又在视野上若即若离的人来说,这些年的香港,变得太快了。而香港变化之快,源自香港人变得快。过往的许多时候,以华夏文明正统自居的不少大陆人

  • 489
  • 0
  • 27
  • 0
2014.11.21 16:45

“香港,那算多大事儿呀”

“香港,那算多大事儿呀”谢无愿日前因有事匆匆回乡数日,一天下午见到我的一位至亲姐姐,她五十来岁了,年少时念过小学,平时也偶尔看看电视新闻,其娘家就在本村,因当地有线电视线路差劣,且负责维修的小衙门极不

  • 3985
  • 9
  • 406
  • 0
2014.11.19 23:13

官场神秘主义复兴的戏路

官场神秘主义复兴的戏路谢无愿官媒新华网日前编载《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题目叫《美媒称中国一些官员为仕途迷恋风水升职靠关系》,说“这场神秘主义的复兴正在那个最不可能的领域吸引越来越多的虔诚追随者:主张无神论的中国官场”,并指从乡镇小吏到刘志军一流的高官,皆难“免俗”(新华网时政新闻2013-05-13)。中国的大人们这点雅好,如今也传到美帝耳根里去了。其实这根本说不上是什么新闻,生活在国内的

  • 907
  • 0
  • 23
  • 0
2013.05.23 14:14

一个干部的中国名牌食谱

一个干部的中国名牌食谱谢无愿一直忙着生存杂务,稍喘口气浏览一下新闻,又耳闻林毅夫先生的美好鸣唱。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的“2013两会解读报告会暨朗润‘思辩’圆桌会”上,林教授在一连串赞赏几年来政府的决策成就,再捎带些人所尽知的“不足”之后,说“如果政府下定决心,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指“不足”),解决好管理的问题,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深化市场经济,消除双轨制,中国还能够保证1

  • 921
  • 0
  • 24
  • 0
2013.04.23 14:39

最微妙的中国

最微妙的中国谢无愿几天前的一个中午,跟几位中学同学吃饭,都是中年人了,虽各有生活,多少也还关心这个世道。于是又侃到不久前的媒体事件,都以为此事似过非过,世人就等着一个结果。而这就是一块试金石,还是不小的一块。据一同学说,也有内部小道消息称作为此事始作俑者的省部大员将去,但不会很快。就事论事,即便是去,早去与迟去,味道相差十万八千里。反正谁也不能断定,这块石头到底能试出什么来

  • 659
  • 0
  • 14
  • 0
2013.01.23 11:51

先看“中国病”,再做“中国梦”

先看“中国病”,再做“中国梦”谢无愿《山海经》说远古时,有一个地方叫古莽国,那里的人从来以梦为真,以现实为幻。这是彻底的颠倒,还因习惯而乐在其中,毫不自知。假定在这个国度里有人反其道而行之,把被颠倒的东西再颠倒过来,他若不被当成不知死活的异端,就会被当成神经病。不过,能以梦为真的,那功力实在够可以的。炮制“民族复兴指数”、并计算出至今已“复兴了62.74%”的发改委砖家杨宜勇,

  • 4569
  • 0
  • 10237
  • 0
2013.01.15 14:46

民国报人与蒋介石等的PK

民国报人与蒋介石等的PK谢无愿笔者对民国史所知有限,作为曾经的纸媒从业者,偶尔倒也留心该领域往昔的一些人与事。以蒋为首的民国政权一旦操起中国式权力大棒,同样少廉寡耻。但有些事情也留些余地,不是枪杆子射程不够,而是略略担心人心公道尚未死绝,未敢完全予取予夺也。今日再来看这样的事情,真让人徒增感慨。一、成舍我办世界日报,傅斯年是他的学生,有一天先生碰上弟子,说小傅,你天天有那么多话说,骂完这

  • 2254
  • 0
  • 871
  • 0
2013.01.09 12:09

让我们试着撬动自由1厘米

让我们试着撬动自由1厘米谢无愿今次的南周事件,尤其是由此荡起的社会波澜,是偶然中的必然。无论如何,此事巧极了。在既有希望,又微妙不明的时刻,它不仅考验广东,也考验中国;不仅考虑庙堂,也考验着广大的民间江湖。与它相连的,绝不止是一群新闻从业者与“管理者”的意气之争,也不止是媒体的自我主导与被主导之间的分歧,毫不夸张地说,相当程度上它攸关一个21世纪社会关于有限自

  • 1065
  • 0
  • 930
  • 0
2013.01.08 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