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曹思源先生念一声"阿弥陀佛"
2014-11-30 12:28:26
  • 0
  • 0
  • 15

为曹思源先生念一声“阿弥陀佛”

谢无愿

 

听闻曹思源先生逝世,笔者郁闷之余,特地打开国内几大门户网站的新闻版面,发现对于这位曾在改革开放前期有重大理论贡献、而近年极力为宪政民主鼓与呼的人物之死,没有半点该方面的信息,它们充斥的依然是“崛起”、“打击”,以及被默许的绯闻与暧昧。这就是现实。

笔者与思源先生算是纯粹的君子之交,远隔两地,在一次失之交臂后,只通过电话和电子邮箱交往,多是关于社会事件的一些交流,或他发些著作和文章供笔者学习;他近年热心作一些古体诗,内容多与宪政有关,笔者只是偶尔做蹩脚的唱和。作为后辈,笔者对于他的某些乐观看法,并不赞同,有时在电话中直接非议,他也并不以为忤。

这显然是一位多血质的人,有着许多人少有的热忱,却没有中国知识分子一朝成就之后装腔作势的腐朽气质,在这个犬儒伪善的地方,此一点尤为难得。在如今的年头,这样的气质与心态,无疑促使他随着时局的变迁,不断地发散着他的热力与赤诚,从经济改革领域转向对政治变革的深切关注,并抛洒了大量的心血。

只是作为知识分子,他深切的忧患之心,以及为此付出的几乎无望在现实中收获的努力,无疑妨碍了他的健康,更在这个鸡鸣狗盗的年头,自我阻塞了升官发财之路。

有一次在电话中偶然谈起家事,他似乎颇为拮据,文章书籍是出不了,却都不是为了显名或生财,经世而不“致用”。他是体制内走出来的,以当初“曹破产”的大名,终于没有像一些人卖身投靠,成为内廷翰林、“带刀行走”,或借势大发横财,这应是性格使然,也是一位真正知识分子的必由之路。

他患有严重的青光眼,前年获知他得了胃癌,笔者多次劝他“天下纷纷管他娘”,还是要多养生,他显然不乐意如此,绝症不能消解他的拳拳之心,也许与乐观天性有关,依然笔耕不断,并积极参与各种宪政建设方面的讨论。其前期有关亚洲国家宪政民主发展的一本书(多家盛世下的出版社均拒绝出版),乃是出自现实需要而刻意为之,思想真切而高超,堪称最佳的它山之石,但愿此作往后得以面世,以告慰九泉之下的他。

诚挚的曹先生,未到古稀之年便死了。这个世界不缺什么人,然而在笔者的周围,许多时候似乎都是好人不长寿,难道这是一个骚动糜烂而伪善社会的必然法则?

但愿他的后世,至少能寄身于一个清明的、有理说得清的世界。

阿弥陀佛!

                                                  20141130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