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神秘主义复兴的戏路
2013-05-23 14:14:13
  • 0
  • 0
  • 23

官场神秘主义复兴的戏路

谢无愿

官媒新华网日前编载《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题目叫《美媒称中国一些官员为仕途迷恋风水 升职靠关系》,说“这场神秘主义的复兴正在那个最不可能的领域吸引越来越多的虔诚追随者:主张无神论的中国官场”,并指从乡镇小吏到刘志军一流的高官,皆难“免俗”新华网时政新闻2013-05-13)。

中国的大人们这点雅好,如今也传到美帝耳根里去了。其实这根本说不上是什么新闻,生活在国内的人对此何人不知。可以讲究的,倒是该报道题目上的那个“一些”(这个副词,估计是本土官媒编辑加上的吧)。在概括现实的另一面时,“一些”、“少数”及“小部分”这几个汉语里最普通的词汇,简直太可爱了。统计局的老爷之所以有点不幸,就因为不能只用这些词汇来玩,吃的就是数据那碗饭,再假也得说出个百分比来,也就老被人一戳便着。

据该篇报道,国家行政学院曾对900名公务员有过调查,其中52%的县级公务员承认相信求签占卦之类。这个数据不低了,但按一般人的经验,恐怕比例还要高些,总之很普遍就是了。

按理说,迷不迷信是个人的私事,官员毕竟也是人,他们只要不依风水先生的指导,滥花百姓血汗钱把衙门拆了重建、将水库大坝开个大洞,私底下愿意让大师们调戏,谁也管不着。何况人家洋人洋官还信上帝,不然还当不上总统、议员。

可是若与现实串起来看,问题就不小了。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的官员就不是人,而是神,他们管着万万草民的身家生命呢。在不少环境中,沉默多数自己无事时只能听任其为所欲为,遇上事又只能期望他们大有作为。

人类文化史已越来越清晰地证明,对于恶大于善的普遍人性而言,无神论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它缺乏强力政治、文化理想的支撑和制约情况下,它会使人丧失必要的戒惧之心,对自我不加约束,生活将为此丧失必要的原则与秩序,人类也将为此导致无所顾忌的放纵与暴虐。数十年来的中国,此方面的教训与代价极大。

然而,与无神论相比,低劣的有神论与神秘主义更不是好东西,它跟信仰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只是扭曲的心理寄托,更往往成为恶行不能予以清算的精神挡箭牌。低劣有神论往往盛行于无原则的失序社会,使低贱的人性更恶劣,不仅无助于原则和秩序的恢复,还会让无原则无秩序固化,将社会引向腐化而又难以更改的呆滞状态。

中国式的迷信可说便是低劣而独特的有神论或神秘主义,落在官员身上,绝不是什么好事。河南周口的平坟运动搞得天下沸腾,惹万民怒骂,那不过是无神论者不懂世情的粗陋作为,真能实行,不管如何还能重整出一些耕地。而大量五迷六道的官员或明或暗所干的,恶果要大得多。上述报道举了一例,几年前河北高邑县委书记崔欣元在县委大院对面的马路中间放了一架退役歼击机,那意思大概是有了如此安排的一项“风水”,他就能借势飞升到权力的云端。“这架战机原本是为阻挡煞气,但最后只是阻挡了交通(崔其后因受贿和卖官被判刑13年)”。

混到这个程度、又像崔欣元这般将愚蠢写到脸上的,又能有几个?很多贪渎之辈要精明多了。而他们之所以长期切割社会资源,偷梁换柱、巧取豪夺却毫无收敛之意,与从中国式迷信中找到若干精神出路,实有很大的关系。

从《易》等发源,并掺杂中国式宗教杂质的中国式迷信,包括算卦、相面术、风水堪舆等,历来显著包含者一种非常劣质的民族实用主义传统,那就是只论结果、不讲是非。这与千百年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统治文化,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在一个号称以德立国的地方,可见荒诞是如何一成不变。

以测“四柱”论财运而言,算的是人能否发财、发多大财,至于你发的是什么财,其中只有所谓“正财”、“偏财”之别,但这不是两个道德概念,只说明获取的大致路向,就像说一座房子的朝向一样。笔者不大懂这一套,据说正财是正常工作或经营所得,除此之外的一切包括不劳而获的横财、不义之财在内,统统属于偏财一类。因此,重要的是你命中有木有,而不是手段的正与邪;而更重要的,是这一切又都是命定的。

既然如此,不管一个人如何不要脸,所有获取都是他命中应有的福泽,只要别运气奇差在选择性反腐中被踢下水,又何须对自己的良心负一丝责任!即使心中有些惧怕,不还有风水等趋吉避凶的办法吗,借个名义花公库一大笔路上放架飞机,机关改个大门,或者到庙里捐捐款、拜拜神,不就没事了嘛。反正还是千百年来民间的那一套逻辑,那怕杀人越货抢银行,仍可以到神坛前谋求消灾避祸,这样的出路在心理上非常有用,也非常轻巧,没谁不乐意。

老爷们迷信这些也罢了,毕竟他们是常在水边走的一群,问题是臣民们也相信,而且信得更服帖。这么一来,你富我穷你强我弱,你横蛮我犯贱,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运,可以做的,就是尽量找点小机会跟着浑水摸鱼,也不时小腐败一下。

徐贲先生最近有一篇很不错的文章,用一位叫施耐德的老外观点,来论述中国普通人从绝望到“心死”的过程,概括起来是如此递进的:希望—失望—愤怒--绝望—心死。对这个过程的论述没错,但结论也许不很准确。其实人心怎么会死呢,尤其负面忍受力极其突出的中国人更是如此,中国的人心都活着,只是它们很大程度都活在中国式命运感觉的暗幕之下,就像夜色中躲在丛林里眨巴着的眼睛。

迷信命运、求签问卦云云,多被当成无关宏旨的小道。然而它的背后大着呢,按哲学上的说法,这实际上牵涉着本体论上的认知,也即牵涉着人是如何从根本上看待生命、生活的问题,因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世界观、人生观。

比起轰动四方的面上社会新闻,官场人物爱跟算命的一起混,听起来恍如趣闻,可是千万别小看其对社会生活直接间接的影响。这既表明某些主流意识的零落,因为即便在最需要它的人群身上也显得如此不靠谱,所以大家宁愿奔向神秘,更展示出一个群体世界观与社会价值观日益普遍的下堕。而这样的群体却身负那么大管治能量,那又意味着什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